流浪在云彩的彼端——在束河享受懒人的日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亚洲大香蕉在线播放

告别香格里拉,告别山河,我们回到束河,这是四个小时。我在路上没有说G和G.他们俩都特别无能。恰好与刚来的人相反,想到第二天。我必须飞回上海,我觉得不情愿。幸运的是,现在有类似飞机的东西,这对云南来说很方便。将来,我一定会再次来到这里。

回到局客栈,已经过了中午了,一进客栈,感觉客栈有些不同,院子里的花比走的时候多了两盆,房间里插上了非洲菊,G最喜欢的花,从来云南开始,一直就想撩两朵插头上,始终也没得手。除了花,院子里还多了一个女主人,悠然自得。

老杨和雪宁刚刚在北京领了结婚证,他们就是在云南相识、相恋,最后修成正果,结婚,再来这里开客栈,之间总共耗时30天。

用雪宁的话来说,她老公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。来云南完全是偶然,她的干哥哥刚刚离婚,来云南旅游散心,硬把她拉来的,来到丽江之后,她干哥哥就把她带到了这里,老杨是她干哥哥的朋友,除了他,还有一些其他人,都是北京来的,所以很快大家就熟了。接着,一群人就去梅里雪山玩,在这一路上,她就觉得老杨是那种话不多,但是很细心的人,对她很照顾。回了北京之后,老杨一直给她打电话,再接着,老杨就从云南飞回北京,双方见家长,在30天的时候,两个人领了结婚证,打算今年十月举行婚礼。在认识老杨之前,她在北京做consulting的,现在把工作辞了,跟老杨在束河开客栈,她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不再按部就班。

听了她的故事,我好羡慕,这么浪漫的邂逅,我以为只有小说里才有,闪婚也可以闪得如此幸福,现在的雪宁就俨然是这里的女主人,给这间客栈带来了女性的柔美。来之前,G就一直跟我说,丽江是个会有艳遇的地方,为什么我们啥也没有遇见呢?莫非是我老了,没有魅力了?也不会啊,在云南的这几天,有很多人都以为我们两个是大学生,或者是刚刚工作不久的,当听我说已经工作七年的时候,脸上都是露出诧异的表情。只能归结为运气不好吧。

整个下午就在局主题客栈的院子里发呆,拍照,逗snowy玩,这里除了snowy还有两只吉娃娃,一只叫猪小弟,一只叫娃娃,娃娃已经怀孕了,这两个小家伙形影不离,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在我身后,瞪着它们那双大得出奇的眼睛望着我,有时候用它们那小小的爪子扒扒我的裤脚,想要我抱抱它们,其实我不太喜欢吉娃娃,觉得它们长得有点像是外星狗,眼睛大得不成比例,G就更不喜欢它们了,只要它们一靠近,就会赶它们走。snowy应该也不喜欢它们,喜欢没事去偷它们的狗粮吃,但又怕它们,我也搞不懂,那么大只边牧,居然会怕这两只小家伙。

说起snowy,也是一只挺傻挺爱撒娇的狗。早上吃完早饭回来,我给了个包子给snowy,一回头,它就在树下刨了个坑,把包子给埋了进去,然后去偷外星狗的东西吃,它以为自己做得很保密,但是满地的泥土老早把它给出卖了,结果被老杨打了几下,它很郁闷,趴在树下生闷气,给它狗粮和水愣是碰也不碰,雪宁说它是只很倔强的狗,做错事挨打,从来不吭一声,就让你打。但过了一会儿它就忘记了,看见老杨又开始发嗲。老杨躺在椅子上看书,顺手拎起猪小弟抱在身上,snowy马上就急了,开始狂叫,一声比一声急,到最后几乎是声嘶力竭,老杨没办法,只能把猪小弟又放回窝里,然后走过来准备抱抱snowysnowy看到老杨走过来了,立马就停止了叫声,两条后腿一用力,前腿抬了起来,做出拥抱的姿势,这时老杨离它还有一米多远呢,抱住老杨它就不肯撒手了,那个亲昵啊,拼命地撒娇,真是傻气的很。

在束河最后一个晚上,我们两个也没消停,在房间里拍了很多照,G拿着非洲菊左摆右放,就差插在头上了。真是很舍不得这里,真想在这里再住上一个月,刚到丽江的情景还在眼前,一转眼就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。

星期六的中午,我们踏上了归程,老杨把我们送到机场,这个北京男人真的是很腼腆,脸皮比较薄应该。之前曾说过,送到机场是八十元,当时我们没有接茬,在从香格里拉回来之后,我们也没提这件事,反而是他主动说要送我们,现在想来,他大概以为我们的沉默是同意了,而事实上,我们打算跟他还个价,在听到他说送我们的时候,以为他是不收钱的,想想我们也觉得够雷的,居然以为碰到雷锋了。去机场的路上要过收费站,老杨说他忘带钱包了,我付了10元零钱,到机场的时候,老杨帮我们搬下行李,然后很不好意思地说,“这个车费,你们也知道,我当时说是80的,要不你们给五十吧,去掉刚刚给的10元,再给我40吧。”

听他这样说,我当然就马上拿出钱包罗,其实刚刚过收费站他说没带钱包的时候,我就知道他是故意的,我只是装傻而已。但显然他是给自己挖了个陷阱,因为我们两个这时只剩下30元的零钱,其他都是一百的整钞,既然他说没带钱包,那我们肯定不可能给他整钱了,因为没得找嘛,所以,最后就给了他30元。

从丽江回昆明,南航又不负众望地晚点了,这次我们一点也不着急,反正有的是时间,下一班飞机是晚上的,再晚一点也没关系,我们还盘算着会不会在机场再次遇到“尖嘴维”,跟他们聊聊天。

昆明的机场估计和我八字不合,就在我以为这次行程可以顺顺利利结束的时候,又一件意外发生了。

在过安检的时候,我明明看见我的背包已经经过传输带过来了,但就一个转身就不见了,传输带上躺着另一个包,和我的包是同款的,只是颜色不同,我的包正面是绿色的,而这个包是蓝色的。我当时就觉得有点冒冷汗,我的包被人换错了,不知道是哪个马大哈搞错了,还是有人故意的,也不怪我会这样想,因为这个没人要的蓝色包看上去瘪瘪的,里面不会是废纸吧,我的包里钱不多,但有银行卡和相机,尤其是相机,保存着我这次旅行的全部照片!让我更恼火的是安检那帮人,依旧慢条斯理,一个女的还在说,“真讨厌,又有人拿错包了,怎么老是这样”。

有一个男的,像是负责人,看了看监控录像,似乎锁定了拿错包的人,指派一个手下去找人了,他自己慢条斯理的打开那个包,开始找有没有主人的身份资料。首先从包里拿出了一沓人民币,看到有那么多钱,我有点放心了,这个人应该不是存心换包的,G在边上冒出一句,让我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,“是不是假钱啊”。

再翻了一会儿,包里只有一些银行卡、名片和欠条之类的东西,再没有其他了,剩下的只能是等待。

大约五分钟过去了,一个女的背着我的包跑了回来,“找到了,找到了,等拿错包的那个人过来了,两个人当面点一点,看有没有少东西,我手气很好,一找就找到了”,抬眼一望,在她身后还有一个男的,就是在G前面过关的人。他一脸的抱歉,“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着急赶飞机,只看到背面很像就拿走了,也没看正面,就要不是飞机晚点了,我就已经飞了”,说着他拿出登机牌,上面的起飞时间是1630,而当时已经1645了,飞机晚点至1700起飞,我才险险地取回我的包。拿到包,我首先检查相机、钱包和卡,还好都在,还有我的云南小粒咖啡,过安检的时候被当作危险品横查竖查,开始不明白咖啡有啥好查的,后来想到这是云南,他们大概怕我带白粉吧。

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一场虚惊,这时,不知道是谁,冒出了一句,“你们两个包那么像,又背错了,说明有缘,要不你们两个认识认识”,我当时就气乐了,我急成那样,你们还说风凉话,要是这是个年轻帅哥,认识一下也就算了,就这个人……算了,从面前一过就会忘了的。

晚上的飞机是预订2210到达上海的,这个时间稍微晚了一点,机场大巴最后一班是23点的,真怕会赶不上。不知道我们的担心是不是给南航的驾驶员给听到了,或者他想是弥补一下上次晚点给我们的心灵创伤和经济损失,一路狂飚,最后在北京时间2140,整整提早了半个小时到达了上海浦东机场,打破了东航的记录,我们又惊又喜,从来只听说南航延误,还是第一次知道他们也会飚机,难道这个驾驶员是东航跳槽过来的?

不管怎么样,这下时间是充裕了,我们很顺利地搭上了机场大巴,我的云南之行圆满结束!

猜你喜欢

上海老股民一语点破散户抄底失败真相,不懂必被套

人往往在没持有股票的时候很清醒,持有股票的时候却反复否认自己看到的卖出信号,肯定自己的持有是正确的。在金融心理学里面的术语叫“过度自信”,或者叫“选择性的相信”。意思是只相信能

2019-06-20

如歌预测:3300重要阻力已到,建议减仓

如歌预测:3300重要阻力已到,建议减仓如歌外出一月方回,没时间关注股票,股市已经又涨了100余点。然而,明显的二八行情,除去涨了指标股外,其他的依然未见大起色!主力依靠拉抬指

2019-06-20

12.12直播下周风雨之后有彩虹!

当阳光从西边的窗照射进来,已经是夕阳西下了,对于冬日来讲是值得留念的,而今天的股市上涨似乎意犹未尽而同时又有落荒而逃的迹象,从盘面上看,早盘小幅度低开后,由于30分钟上涨趋势和

2019-06-20

股民们的福利

昨天十二月十二日、本是狂欢购物节,但当天我想没有多少朋友会有狂欢购物的兴趣了。昨天A股上证指数大跌2.47%微盘收于3152点最低的时候有跌破3150!其中创业板指数更是一泻千

2019-06-20

一个简单的故事揭穿股市秘密

有两个和尚分别住在相邻的两座山上的庙里。两山之间有一条溪,两个和尚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下山去溪边挑水。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五年。突然有一天,左边这座山的和尚没有下山挑水,右边那座山的

2019-06-20